当前位置:88rcw情感情人的老公找麻烦怎么办(情人的老公找上门了)
情人的老公找麻烦怎么办(情人的老公找上门了)
2022-07-05

没看过上一集的朋友,请搜索《婚姻劫:还是离婚吧,不必自欺欺人了(1)》阅读。

虽然这种事情发生在张子良,在郭琦心中是意料之中的,但是当她亲眼看到他和其他女人亲密的照片时,还是有一种爆炸感。

来找你的那个人显然没想到门的主人竟然是一个坐轮椅的女人。他停顿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怒容。扔完一堆照片后,他毫不客气地对郭琦说:

“我以前也忍受过你老公对我的侮辱,但是从今天开始,如果他和我老婆有什么关系,不要怪我没礼貌!”

保姆听到动静跑出厨房,看到散落在地上的照片,瞬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她看着郭琦的脸由悲伤转为泪水,急忙拿起桌上的纸巾递过去擦眼泪。

但郭琦没有收到,只是任由泪水自由流淌。她站在那里,不敢说话,默默地看着她,张开嘴安慰她却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静静地陪着郭琦,表达对她悲伤的理解和同情。

良久,郭琦开口指着地上的照片,对保姆说:“帮我收拾一下。”

保姆弯腰捡起照片后,犹豫着对郭琦说:“你还有吗?”郭琪“嗯”了一声后对她说:“帮我放在我房间的抽屉里。”

哭过之后的郭琦,默默地摇着轮椅,走向阳台,看着外面的阳光,看着小区里来来往往的人,心里却有一场无形的风暴。

早在7年前,双腿瘫软,坐在轮椅上,生活空间被局限在一个小家里和大楼的前后,她知道自己要面对这样的命运。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她可能这么多年都支撑不了自己的生活。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理解她的真实心态,她也从来没有感同身受过。是的,即使对女儿来说,她也应该坚强、乐观、积极,应该重新发现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应该身心残疾。

这些话,对于没有亲身经历过她的生活的人来说,看似激励或者憎恨她,但其实站着说话都是刻薄和淡然。

我丈夫没有离开这个家,但她只是一种责任和义务,没有亲密的身体接触和精神交流。她长期在病床前没有孝子,病体之下也没有真正的贤者。

当然,丈夫没有抛弃她和孩子,这已经是很大的牺牲和努力了,但是她陷入这种境地是为了什么呢?

时代变了,谁还在乎这个?

她甚至认为,如果可能的话,她宁愿健康的人是她自己,她最好扮演一个深情和不忠的角色。

这些年,虽然白天有保姆在家照顾她,但她每天都在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她和保姆商量,要慢慢锻炼自己的生活能力。她试着洗碗,洗衣服,在空气中晾干。女儿回家后,陪孩子学习,遇到困难时尽力帮助。

坐轮椅的第三年,她甚至和丈夫张子良商量,把所有的厨柜都打掉,根据轮椅的高度重新设计灶台和水槽的高度,这样她就可以尝试自己做饭了。

这些年来,她基本上已经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做家务了,但是张子良害怕她的不幸,所以她坚持保姆会一直陪着她。

当她试图做这一切时,她想到了这个:如果张子良有一天有其他计划,她至少可以照顾好自己。

但是她内心的痛苦和恐惧是无法消除的,因为她已经养成了自理的能力,因为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是无法挣钱养活自己的。

,她不想学任何技能。她试图开一家网店,但失败了。她试图利用自己的特长为早期教育做网络课程。她还学过视频编辑,想找一份可以在家工作的工作,但都不尽如人意。

各种尝试失败后,郭琦对自己越来越失去信心,对未知越来越恐慌,痛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没用。她只能坐在轮椅上,吃了饭就死了,成了家里的沉重负担。

有时候她会被各种媒体曝光的励志偶像感动,但慢慢地她发现世界上有那么多残疾女性,而张海迪却只有一个。

大多数人最终都逃脱不了命运的捉弄和摆布。在巨大的身心枷锁下生存不易,在孩子面前假装微笑,保持表面的平静和从容。

当她得知自己很难挣脱命运的枷锁时,她更加清晰无比地理解了这样一个现实:

她离不开张子良,她的女儿也离不开她。既然残酷的现实摆在眼前,她能不能就假装不知道他在外面干什么?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那天下午,她花了很长时间在一个婚姻论坛上,试图找到一个和她命运相似的真实故事,看看别人是如何面对和处理的。

结果她看到的都是身体好、能力好、家庭背景好的女人在论坛里哭诉,比如“男人出轨,生活没意思”、“要不是孩子,我真的不想活了”等等。

这一刻,她终于有了一点点自我给她的无力感和痛苦的心。

我原谅和自我体恤。

是啊,你看那些手脚健健康康、能行走自如的女人,遇到男人背叛的事儿时,不也天塌地陷一样在哭天喊地吗?我为什么要对自己如此苛责,我已经失去了人生的大多数可能,难道连痛哭的权利都不能拥有吗?

想到这一点,郭琪终于接受了自己突然而来的负面情绪。

而她发现,当她不再强迫自己故做镇定、真实地接纳自己内心汹涌而来的愤怒恐惧绝望种种情绪的时候,痛快地哭过之后,她反而安静了下来。

或许任何时候,一个人都不应该跟自己真实的情绪对抗。

她开始在心里迅速做出了对这件事情在处理上的预判:

假装不知是不可能的了,毕竟那个女人的丈夫找到了家里,所以,需要对张子良说清楚其中的利弊,他在机关单位上班,这种事情一旦闹大,他的工作必然大受影响,现在全家都指着他这份工作过日子。

离婚说穿了是自找死路,自己跟孩子目前确实离不开他,但从人性的角度出发,她跟张子良多年没有夫妻之实,对他也不公平,所以,对他不予苛责,而是给出相应的理解。

理清楚这两个问题之后,郭琪发现自己平静了许多。

晚上张子良回到家,照常在吃完饭后就准备动手收拾碗筷洗洗刷刷,郭琪对他说:“我来吧!厨房改造之后,这些事情我已经能够自己完成了。”

张子良说:“白天我不在家我管不着,现在我在家里怎么能让你做这些事情?”

郭琪却不知怎么冒出了这样一句:“迟早还不是要我自己面对生活的一切,你能给我做七年八年,哪能给我做一辈子?”

张子良收拾碗筷的手突然停了下来,他看着郭琪说:“我说过,我永远不会离开你跟孩子,你又瞎想什么呢?”

郭琪没再说话,只是摇着轮椅进了书房陪孩子学习。

待安抚孩子睡下,夫妻俩洗漱妥当后,在张子良要抱郭琪上床休息时,郭琪制止了他的动作,语气和缓地对他说道:

“我们谈谈吧!”

张子良有些诧异,这么多年来他们之间除了日常生活及孩子学习上的交流,其他方面交流甚少,一是她不敢面对脆弱的自己,二是他也害怕触碰到她敏感的内心,今天她这是怎么了?但他还是说:“好。”

郭琪说:“我也不想跟你演戏了,你在外面有人了我不怪你,这些年也难为你了,但是人家的丈夫今天都找上了门,说了些威胁过火的话,你是体制内的工作人员,后面应该怎么处理我相信你也是有谱的,只是提醒你一句,你还是一个父亲,什么人该碰什么人不该碰,要心里有数。”

张子良没想到郭琪会跟他说这些,一时无言以对。

他没有料到对方的男人会找上门来,更没有料到得知真相的郭琪竟然能如此心平气和地跟自己说这件事情,甚至丝毫没有追究他的意思,他有种说不出的难堪和愧疚,可又无从说起。

良久,他才从嘴里说出那句:“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伤害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郭琪深吸了一口气,问他:“我不怪你,但作为妻子我想我应该有知情权,你能不能跟我说句实话,你跟她之间是怎么认识的?”

张子良本就心有愧疚,沉默过后知道躲是躲不过去了,于是决定坦诚面对:

“就是你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有个外出培训的机会,单位正好派我去了,就是在这次培训的时候跟她有了来往……对不起,老婆,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加上这些年我在身心上实在苦闷,而她因为长年不孕跟丈夫的感情也不太好,所以……”

郭琪呆住了,张子良的坦诚再一次把好不容易平复心绪、决定原谅他的自己重新打入了冰冷的地狱!

也就是说,张子良并不是在自己瘫了之后那个女人在一起的!

如果说因为在遭遇车祸之后,自己身体的原因无法让她尽到作为一个妻子的义务,她可以宽容丈夫在外面寻求慰藉,可事实的真相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她从来没有怀疑过,张子良会在她孕期背叛自己。可现在他明明白白地告诉自己,他的背叛早就发生在她遭受车祸之前!

郭琪内心涌起一股巨大的痛楚,原来,他这些年来不离不弃和深情守护的背后,竟然埋藏着这样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的回忆又闪回到了多年前医院门口的片断,如果在此之前她就得知了他背叛了自己,她还会拼死把生的希望留给他吗?又还会在这些年里不断说服自己要感恩戴德于他的付出吗?

郭琪突然发生自己的人生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呵,无怨无悔的贤夫形象,道德高尚的模范丈夫,谁又知道这背后有多少不堪细说的污浊呢?

这个夜晚,夫妻俩都没有睡好,各自枕着各自的曲折心事熬到天亮。

—未完待续—